二二八.淡水.淡水人

盧園老師

田野調查小組


        一進入一九四七年,對盧園老師來說,好像每件事情都糾結在一起,並
且都事與願違。譬如他所任職的學校:本來能應聘回母校教書,在懷念的八
角塔下、體育館前與學弟們生活,應是一件美事才對,但光復後帶來的學校
主權之爭,卻搞得污煙瘴氣,讓他失望不已。到了二月底,「二二八」事件
爆發出來的動盪局面,更一直衝擊著他:他是地方知識份子典範,又是皇軍
少尉退伍,是大家馬首是膽的人物,這個時節該怎樣表現呢?還好,自己的
婚事一直看好,深深振奮著 他。
  良緣虛渡
        對象是水碓子老家對面那位同齡女孩,她是高女畢業也在教書,由於門
當戶對,所以他央求姊姊作媒提親就一帆風順,在那男女關係保守的年代,
他們只「走」了幾回,就等好日成家了。不過挑日子時候又遇到困難了;本
想三月初訂婚,但「二二八」事發後到處戒嚴,不祥的兆頭一直浮現,雙方
覺得應該另擇個安定的日子較好,沒想到 一延這對佳人卻幽明兩隔。
  八角塔下
  盧園,當時是淡水中學(今淡江中學)的化學老師。1921年1月27 日出
生於三芝鄉北新莊的田心子,盧姓一直是淡水的大姓之一。他從小性情乖巧
剛直,八歲時入北新莊公學校讀書,小學畢業後前往淡水公學校讀高等科(
初中),與同是三芝人的李登輝同班同學,爾後考入淡江中學,直到1941年
畢業,比李登輝高一屆(李登輝高等科多讀 一年),他們都是熱愛劍道,
同樣都是矢口與太平兩位教頭的門生。在體育館前也都曾留下照片。中學畢
業後到日本留學,進入日本上田 纖維專門學校,攻讀纖維化學科。1944年
畢業後,曾就職四國纖維廠,二次大戰末期,他以少尉軍階在日本從軍。光
復後回台灣。1946年陳能通升任淡江中學校長,他極力邀請傑出校友回母校
服務,盧園因 此回淡江男生部服務。
  黎明槍聲
        「二二八」事發後,陳儀就一直和二二八處理會敷衍,俟到大陸援兵一
到,逐翻臉彈壓整肅,三月十一日清晨,中國兵到學校宿舍抓陳校長(見前
文)。當時盧園的宿舍配在陳校長的斜對面;六時許有人前來告知士兵在抓
校長,請他去幫忙。他立刻整裝往外衝,沒料到一出門就遇到兩個荷槍的中
國兵,一名架著步槍瞄著也,一個就前來盤查他,由於他曾受過嚴格的日軍
訓練相當壯膽,也想不到軍人會向無武力的平民開火,因此沒有提防,結果
那中國兵竟然就開槍,子彈貫穿他的肩頭,也應聲而倒血流如注的橫躺在圍
牆門口,由於士兵一直滯留現場,家屬、朋友都不敢上前營救,讓他躺了近
半小時。當天正是戒嚴,人車稀少,一直到中午時分親友們才在城仔口攔到
一輛卡車。本欲趕送台北馬偕醫院,但途中又值戒嚴封關,不得已轉送到北
投一家外科醫院急救。
  痛失英材
        到了醫院也還驚甫未定,那時外面正發生軍車載入要去沙崙槍斃,家人
好奇的圍在窗口看,他立刻央求也姊姊盧屬趕快關窗中,表示他會怕。醫院
的設備並不好,有一段時間傷勢略有好轉,他一直垂詢陳校長的狀況,但實
在沒有人知道校長下落。他所牽繫的末婚女友也趕到醫院看他,盧園看到她
未著襪子,還滿懷愛憐的告訴她,傷好後要為她選雙好襪子(他是纖維的行
家)…可惜不久傷勢急轉惡化,家人乘著外面情況較鬆,趕緊轉送台北馬偕
醫院,可惜太遲三月十日不治身亡,遺體隔日送回淡水,安葬於北新莊祖墳
  冤魂激盪
        事後不久,盧園的家人收到了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的來信 (他
也是北新莊人),信的內容是邀請他一起工作,可惜杜聰明博士不知道盧園
也和千千萬萬的台灣精英一樣,不明不白的充做「二二八 」冤魂。
        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最疼惜他的姊姊盧屬,還為他留下兩本相簿,是我
們田野調查中相片資料最完整的,它記錄的不只是台灣那段最悲情的歲月,
也見證了當時一位知識份子如何由希望到破滅。在翻閱時我們也想到太多的
「假如」,假如忙晚幾年回台灣…假如他早一點收到杜聰明博士的邀請…假
如也閃過那一槍…假如他不延期即時訂婚 …但是又想到,假如這些「假如
」能成立時,他今日會是何等的人物 ,他們只有掩卷嘆息了。

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