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淡水.淡水人

陳能通校長

田野調查小組


  死人說話
        1950年一月九日的《中央日報》,有一則祝賀廣告,共有二十位死人和
活人,聯名祝賀蔣渭川等四人榮任民政廳長及省府委員,刊登廣告的二十位
死者,正是二二八事件中被屠殺的台灣精英。死人怎麼有可能刊登廣告呢?
顯然是有人為了要諷刺蔣渭川等人,立場不堅、左右逢源而出的「高招」…
廣告中列名最後的一位是陳能通,淡水人,淡江中學校長,二二八事件中被
中國兵綁架,至今行蹤不明。(刊 廣告的人後來被查出也被捕)。
  淡江中學
        陳能通及林茂生(廣告中第四位)分別是淡江中學的第二任(1946, 5,5-
1947,3,11)及第一任(1945,11,21-1946,5,5)校長,二位前後任校長都在二二八
事件中失蹤,當時淡中被殺的師生,還有訓導主任黃阿統(新竹人,坊間古
籍都誤植為黃阿純)、化學教師盧園(三芝人)及學生郭曉鐘(台南人)等
        淡江中學正是李登輝總統的母校,陳能通也是淡中校友(1920畢 ),
盧園(1941畢)則比李登輝高一屆,他跟李登輝一樣都熱愛劍道,盧園的同
班同學張果仁當時已是花蓮鳳林的開業醫師,也連同其父兄張七郎、張宗仁
,一門父子三人同時被殺,震驚東台。至此淡江中 學的師生已經損失慘重。

  基督徒世家
        陳能通,一八九九年十一月十日生於淡水,基督徒世家,淡中畢業後,
赴日本第五高等學校就讀,一九二七年卒業京都帝國大學,物理學士。同年
回國任教於母校淡江中學,娶蕭安居牧師的女兒蕭美德為妻。一九三七入學
東京神學校,40年畢業,回台後任教於台南長榮中學,44年他為長老教會籌
設宮前女中(今雙連嘉新大樓址),46年任淡中校長,當時淡江中學正處於
動盪的時局,內憂外患,師生人心惶惶,困難重重,他在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的時候,毅然擔起重擔,在刻苦奮鬥之下穩下淡江中學,不幸因保護校產得
罪了中國兵,種下殺 身之禍,又替長老教會爭得學校主權而開罪不少人。
  血染中正路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日禮拜一,離「二二八」事發日已經十天了,而且陳
儀長官也正和「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謀求解決之道,整個事件看來已
經日趨平靜。當時的陳校長正為安撫學生和恢復校務秩序而疲於奔命,然而
他最擔心的事,終於在那天發生了。
        一輛滿載武裝士兵車頂架著重機槍的軍用卡車,由台北方向開來,在淡
水街民措手不及的狀況下急速穿過今日中正路往油車口方向駛去,大家都知
道士兵是要去和駐守在球埔的中國兵會合(他們事發後就不敢到鎮內來),
馬上意識到中國兵會有所行動,大家同仇敵愾的把沙筒、石頭、垃圾和可用
的東西往中正路面堆成路障,但無異以卯 擊石。
        兩個小時後,在那輛軍用卡車的前導下,約兩百多名中國兵,由油車口
方向殺進淡水街頭,他們向手無寸鐵的居民和幾乎會動的東西都開槍,驚惶
尖叫的街民爭相往山上逃,平時熱鬧的街頭頓時成了修羅地獄。一位淡中的
駐校生,當時正上街,在事出突然閃躲不及的情況下,遭亂槍射殺於郵局斜
對面。
        陳校長責無旁貸的下山去收屍帶回學校停放,等住在南部的家長來認領
。那夜,他身心憔悴的回到宿舍,看到自己的長男也正值少年氣盛之齡,立
刻聯想到那學生,警覺性的斥責他:「少年人,勿通去與人參加有的無的
。」沒想到那句話竟然成了他的臨終遺言。雖然他知道今日事件還會橫生枝
節(街上已開始在捕殺年青人),但自認為沒做什麼錯事,以前學校和軍政
府關係還不錯,也幫過他們不少忙, 理當不會有事;其實那一夜還相當長
  悲情二二八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暴發,十天後(三月九日)廿一師由上海乘太康
艦抵達基隆,台北、基隆再度實施戒嚴。三月十一日清晨五點左右,中國兵
到淡中尋查陳校長不著,遂令該校廚房小弟帶領到校長宿舍(今真理一巷)
,將僅著睡衣的陳能通逮捕,陳校長的父親陳旺牧師追趕出來,也一起被帶
走。陳旺隔天被釋回,他曾描述,陳校長與訓導主任黃阿統被綑綁於沙崙的
大榕樹下(今警備學校),而家屬托人送去的外衣跟鞋子並未收到。三天後
淡水街坊看到一輛軍用卡車,載著兩個穿白衣的囚犯向台北方向駛去,形似
陳校長。
        陳能通長男陳穎奇長老當時尚就讀淡中初中部,他回憶說,那是淡水人
最後一次看到陳校長,後來傳言陳校長在基隆海岸雙腳綁石被槍殺拋落海中
。也表示基隆要塞司令部若保存相關檔案或可證實。今年一月初報載行政院
二二八專案小組曾考量是否公佈被槍斃者及埋葬地點等資料。也許區時將有
助於釐清陳校長的失蹤真相。
        陳能通留下子女七人,由妻子蕭美德及老父陳旺撫教成人。長女陳嫣斐
當時任教淡水國小,尚能支撐家庭經濟,而淡水國小校長洪炳南對這個不幸
的家庭也照顧頗多。

  台灣旅京滬同鄉
        馬偕先生(第二代)為了營救陳校長,曾積極拜訪當時台灣警備總司令
部參謀長柯遠芬卻不得要領。三月十五月台灣旅京滬同鄉代表飛到台北,逗
留三個小時即被陳儀強制遣返中國,當時有一位台灣人曾到代表們住宿的「
新生活賓館」拜訪,可惜代表們已回上海,這位台灣書生因此於三月十七日
為文,發表於《前鋒十六期》,文中即提到陳校長雖經英人馬偕力保,終亦
被槍決。可見陳校長在十七日之前 已遭殺害。惟家人一直未獲真確訊息。
  教練槍
        一九四六年夏天,陳儀政府借用淡中舉辦台灣省第一屆青年夏令營,柯
參謀長曾住宿淡中,並授課夏令營三民主義等課程。陳校長欲將日人存留該
校的教練槍枝。交給軍方,柯參謀長曾下條子要校方保存。不料二二八事件
中這些無法射擊的教練槍被青年取走,家屬恐怕陳校長被捕是因教練槍之故
,趕緊尋找柯遠芬所下的條子,可惜未有所獲。由於強行押走陳校長的中國
兵並末說明原由也未出示單位身份 。終至這位物理學者行蹤不明至今。

  兄弟蒙難兩般際遇
        陳能通胞弟陳信德,日本京都帝大東方語文學士,遊學北京,大陸淪陷
後,滯留大陸、任教北大。文革期間被以資本主義者的罪名下放江西勞改,
終至胃潰瘍病逝,陳信德曾著日文字典留傳大陸。
文革後,中共為也平反,並在北大召開追悼會,其日籍妻子美鶴子也獲准重
返北大工作,由於文革期間子女教育中斷十年,於是美鶴子帶領子女回日本
大阪接受完整教育。終於跟台灣的姪子陳穎奇取得 了聯絡。
        陳家兄弟分別承擔了海峽兩岸的苦難。陳信德文革後獲得平反( 但這
個北京政府卻又於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屠殺自己的人民,深深刺激台灣住民必
須認真思考確認台灣事實主權的重要)。而陳能通一位與世無爭的教育家,
到如今依然含冤莫白,相形之下讓陳家後人感慨不 已。

  期待社會公義!
        去年底的「二二八平安禮拜」之後(陳長老也參加),台灣省文獻會及
行政院二二八專案小組以及民間二二八和平促進會都在積極進行史料徵訪工
作,盼望屆時能還給陳校長清白,重新肯定其歷史地位 。
        資料來源:《台灣二二八革命》(前衛出版),淡江中學校友通訊錄,
私立淡水中學第二回畢業紀念寫真帖,陳能通家譜,淡水地區民主進步聯誼
會會訊第七期,二二八真相,陳穎奇口述。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