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沒四十年,台灣野百合—

雷燦南

紀榮達

        雷燦南,生於一九二四年八月十八日。父方蓋,支那(中國福建省泉州
府南安縣尾橋鄉人,勤勉忠厚,善漢文,入贅淡水雷家義芳糧秣行。母林王
葉,淡水北新莊人,雷洪氏毛養女,卒業第三高女,曾任教淡水公學校(國
小)。
  支那英魂
        燦南一九三一年入學淡水公學校,與鄉土史學家周明德同班同學,五年
級轉學台北日新公校,一九三七年四月考進台北二中(今成功 中學)。時
日本子弟皆讀一中,台灣人菁英則就讀二中,因此二中遂逐漸成為台灣人民
族意識和民主思潮的搖籃;當時一些敏感書籍如新興日本、孫逸仙傳、三民
主義、清算日本等書,已在前進學生間,暗中傳閱。
        一九四二年,燦南考入台北高等商業學校(今台大法商學院)廿 四回
,本科第一部,專攻支那語(北京話),第二年日本在南洋的戰事逆轉,十
月間總督府公佈「台灣決戰體勢強化方案」,十一月十三日台灣文學奉公會
也有所謂「台灣決戰文學會議」的召開。
        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高材生蔡忠恕(二中十二回卒業)洞悉軸心國已現
敗機,乃倡言革命。
        一九四四年三、四月間,因有人向日本憲兵檢舉告密,蔡忠恕、 郭誘
(宗帝大)、雷燦南等前進學生約卅人被捕入獄於「台北憲兵隊 」(今西
門町新光大樓,遠東百貨公司)被嚴刑烤打二晝夜,逼供出 「共謀」二百
五十七人,雷燦南因寧死不願出賣同志,被刑求至死。
        臨死前,雷燦南已承精神分裂狀態,被送回淡水,親友懾於日憲淫威,
皆不敢冒昧赴雷家探視。
        其摯友周明德回憶說:一九四四年三月中旬,周就任彭佳嶼測候所前夕
,曾與雷燦南、王榮洲(王榮生胞弟)聚餐於興南食堂(今中正口號林齒科
)。不想竟成為最後一面。七月回臺,周父即告知,雷已被日憲殺害於牢內
,為了保身,不得不燒掉其與雷合照之相片。
  唯一前往探視的好友林雅湘(台北高商,東亞經濟專修科第三回 )指
出:「雷被刑求,手腳指甲皆翻覆,可見骨,雷握其手,皆沾血,言:『雅
湘,雅湘,你真幸福,旁邊皆台灣人……中國將成功,日 本必失敗……』」
        隨即日本憲兵西山(或森?)再來拘回雷燦南,林雅湘母親知情況緊急
,乃將掃帚丟入屋內(林住其隔壁)示警,林由後院跳淡水河,游泳至水產
仔(今漁會)逃逸。
        林雅湘回憶說:雷燦南書房在二樓,多藏書,牆上書掛「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孫中山名言。周明德亦指出,雷好讀書,書本內多眉批,
常寫下厭惡日軍侵華的心情,如「救四億的同胞」字句,事發後,這些書籍
皆被日憲沒收。雷的妹婿葉銘聰也表示,雷的藏書中若有支那兩字,雷必將
之塗改為中國。
        雷燦南再被抓後,即逝於獄中。時一九四四年六月廿五日,年僅廿歲,
其骨灰安奉於淡水下奎柔山祖塔內。
        雷燦南學弟吳健庚(淡水人,台北高商廿五回)回憶說:高商支那語教
授徐征,以教學北京話之故,常與同學研討時事,亦被捕。
        一九四五年六月,台灣光復的前夕,蔡忠恕不幸在獄中死於盟車轟炸。
郭誘宗、李蒼降雖然因台灣光復而獲釋,卻於50年代的白色恐怖時期以左派
思想而遇害。
        一九四一年,王榮生(王昶雄)、陳逸松在淡水國小為雷燦南舉行追悼
會。
        一九四九年九月雷燦南入祀淡水忠烈祠。
        今年五月十一日,自立早報「人間實錄」,報導「在歷史的荒湮中消逝
的野百合」,以歷史的角度,審視四十年前學生運動史,重塑「野百合」的
歷史像。

  英烈千秋
        「滬尾文史工作室」感於先輩的英烈,和歷史的不容湮滅,於六月間走
訪忠烈祠,發現該祠大門深鎖,幸經楊姓工友開鎖,始拍得雷燦南靈位。
        可是台北縣主管單位的民政局禮俗課,竟然以年代久遠之故,無法提供
雷燦南事蹟史料,便得工作室的田野調查資料獨缺官方記錄。
        新科鎮民代表周淑琴(也是本刊公關)知悉此事後,認為古木蒼天的淡
水忠烈祠應由主管單位的台北縣政府和所在地的淡水鎮公所,共同以公園化
的管理方式來發揮忠烈祠的社教功能。
        最近忠烈祠又耗資千萬元完成牌樓、廁所、停車場工程,如果一年僅用
於春、秋二祭兩天,而機關團體若申請參觀,也僅看看圍牆、牌樓,卻無從
知悉先烈事蹟,則這種社教功能盡失的管理方式和工程,顯然已嚴重浪費人
民稅金,她將聯合代表會同仁及縣議員共同督促 縣政府改善。
        淡水滬尾文史工作室在六月三十日下午二時至五時為雷燦南舉行逝世四
十六週年追悼座談會,為先輩的奮鬥血淚,即時留下記錄、相片、錄音等史
料,以挽救正在消失中的寶貴見證。
        當天除了邀請林雅湘等見證者外,並宣讀周明德(6月16日赴美 )的「
哀悼學友雷燦南烈土」一文;工作室並熱忱希望雷燦南的同學、親友清楚此
一事件的朋友,主動與該室聯繫,共同參與,提供資料及見證,一起來重塑
「野百合」的歷史像。
  資料來源
        淡水鎮誌.台灣歷史年表楊碧川,台灣記事莊永明、自立早報人間于 
錄藍博州、台灣法商學院同學通訊錄吳健庚提供、台北二中同學錄吳獻璜提
供,哀悼學友雷燦南烈士-周明德,林雅湘口述。
  後記
  一九四三年初夏,有一艘日輪「高千穗丸」(來往日台的班輪, 一萬
噸)在基隆、彭佳嶼間海面被美國潛艇擊沈。日本憲兵猜疑台籍漁民通敵,
遂濫捕台灣北部的若干漁民,以「殺雞儆猴」。
  鐘根旺先生(沙崙港子平人,已作古多年,當時三十七、八歲)與二名
施姓青年(沙崙人)共三名便是受冤枉者,他們被捕的藉口是:他們的畜禽
舍埋有自蘭地空瓶,當「門臼」用,(按:白蘭地瓶底里凹形,當時屬於珍
奇品),諒必舶來的洋貨。既然是舶來,其來路必可疑,才加罪於他們。
(其實自清季就有此種瓶子)。
  一九四五年秋,即二次大戰結束不外,鐘根旺先生已被釋放返家。他在
日本憲兵隊的牢裡,曾與燦南兄同室。某日,他傳言約談敝人,忙告敝人關
于燦南兄的慘情。(按:鐘氏與敝人的祖母有遠戚關係:敝人與燦南兄曾相
偕赴祖母娘家“港子平”玩遊過)。因而,燦南兄在牢裡曾向他提到敝人的
名字。
        緣由鐘根旺先生的透露,我們才能得知燦南兄被慘酷刑求的一端 :燦
南兄外柔內剛,日憲越烤問,他愈堅持民族尊嚴,而罵日本侵略者們的劣根
性。日憲兵施「背負投摔」(空中拋投,係柔道的高技) 摔他于泥地。此
種如此交相煎熬,遂逼他走不歸路。周明德補述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