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里堆橋

滬尾文史工作室  陳建仲    

歷史篇

八里堆橋的歷史變遷與造型特色

淡水鎮較為偏郊的地區,例如八里堆、公埔子等,早期多是由明清時期渡台漢人或是平埔族原住民所開闢而成的。這些地區,在地理上屬於大屯山系的一環,擁有許多低緩起伏的小丘陵地,土質肥沃,大多已闢為水田耕作,河流分佈甚廣,狀如老樹,開枝散葉。早先開墾者,每每從河道上設圳引流進入農田之中,於是,河道水圳滿佈,遍地農作,便成為淡水偏郊的一項地方特色。

八里堆橋在現今淡水鎮行政區劃上屬於賢孝里範圍內。顧名思義,「八里堆橋」的名稱,自然也是緣起於地方上的稱呼。自從台灣有史以來,許多地名客觀地反映著當地的人文事蹟、風土民情等等,例如北部的「金瓜石」、中部的「彰化」等,不勝枚舉。「八里堆」是這片地帶的舊地名之一,自明末清初,渡台先民來此開墾之後,便一直流傳至今,未曾更改。「八里堆」稱呼的由來,起源於當地有低緩起伏的小丘陵多處,其形狀類似小堆土,所以,自古當地鄉民便因以為用,不約而同地這麼叫著,久而久之,也這麼「就地合法」,成為了正式的地名。

八里堆橋是一座形式單純的鋼筋混凝土橋,橋長約十公尺,寬約六公尺,兩側設有護欄,路面目前為柏油鋪面,跨越灰瑤溪所引之圳流。此處由於橫越著的,僅僅是一條灌溉農田用的小水圳,因此原址並無堅固的橋樑設施,唯有幾片石板搭接而過,以為往來。民國七十二年,鄉公所編以三十萬元預算編列「八里堆道路工程」計畫,便利交通建設。隨著淡水鄉鎮道路工程整建計畫的進行,終於也在民國七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完成了現在所見的「八里堆橋」,往來道路也以現代工法拓寬修建,提高當地居民生活的便利性。

文化篇

洗衣石板的見證遺跡

台灣早期的社會情況,人民的生活,因為經濟能力普遍不佳,並未擁有太多的家用電器,諸如洗衣機、冰箱,電視機等等,特別是在一些鄉下地區,電器產品是屬於民生奢侈品,往往代表著家境富裕的象徵。

在從前鄉下農村裡,家中日常衣物的洗滌,通常是就近於附近河川或是小溪流旁。記得早些年,那些尚未遭受都市化的許多小鎮,還可以瞧見三兩群勤勉的村婦蹲踞溪旁,一邊洗著家中衣服,一邊七嘴八舌地閒話家常,甚至,背上還背負著家中么兒。幾十年過去了,如今,國民經濟的富足,生活水準普遍提升,使得過去生活物資缺乏的時代景象,早已成為一幅幅給予老者緬懷,少者想像的歷史照片。

我想,很難再有一個地方,可以像八里堆橋下所見景象,激越起人心的歷史情懷。雖然當今台灣,絕大多數的人們不會再親臨溪流之旁清洗家中衣物,橋下,也不必然會有媽媽們的昔日身影。但是,任何經歷過那個相同時代的人來到這裡,無可避免地會被洗衣石板遺跡所形構的情境,引燃內心感受。因為這裡發生的,是某個年代裡真切的歷史啊!一道道深刻的痕跡,或許都是你我共同的回憶,只因時空變化,物換星移,往事每每只能供人回味、憑弔。

四周景觀與產業開發

八里堆橋下的水圳,目前經河川整治,堤岸已拓寬並且加固防洪。當然,早年橋下藉溪水洗滌衣物的附加機能,今已不復存在。今日,雖然自來水方便可得,但是附近居民,偶爾還是會來此汲水回家,做為清洗車輛,或是澆灌花草,打掃之用,由此約可見其簡樸而居,自始一貫的生活基調。目前這片地區,由於交通建設日益完善,當地產業開發迅速膨漲,使原本樸素自然地鄉村氣息,逐日稀薄。空間上,具體的變化則反映在地理景觀,例如八里堆橋上方緩坡不遠處,原本有一座傳統三合院古宅院落,體態樸實完整,保存良好。不幸,筆者九月中,再次前往時,也許是那戶人家為了建造新式透天房屋,而將其拆毀,甚為可惜。附近稻田則大多配合政府法令廢耕許久,不再栽種稻作,大部分農田已改為蔬果栽植,偶然在鄉間小路旁,或可見三兩成簇的香蕉樹。著名的「四海一家」休閒活動中心,位於八里堆橋,沿路而上的上方鄉道路口,經常是各種團體辦理研習活動的最佳場所。

當地人口興衰與生活情況

據統計資料顯示,賢孝里人口約為1700人左右,此區多低緩丘陵地,樹林與農作栽植地區交互分佈,住家則零星錯落於兩者之間。基本上,聚落形成之處多以交通做為首要考量,每每往來便利的地方,容易吸引人群的聚集。賢孝里人口大致以靠近台二號省道分佈為多也較密集,越往內路走去,住家越是散落。

長遠悠久的歷史因素使然之下,造成淡水鎮的發展,高度集中於淡水河沿途一帶。加上淡海新市鎮計畫逐年開發、房地產業者炒作、與捷運系統的完成等諸多外因影響。這一狹小的地區幾乎吸納了淡水鎮全部的經濟活動,於是淡水鎮就像一面倒的天平一端,拉大了城鄉生活與發展的差距,迫使其他地區人口,不得不因為經濟考量而外移謀生。八里堆就是典型的例子之一,年輕人口在就業與追求人生目標的權衡之下,無法不離鄉背井前往他處,因此,這些散落的農村人口中,很自然地充滿了含飴弄孫的老年人們與子女託育的下一代,或是沒有謀生能力的人。這一點,很像台灣南北部或是其他地區的城鄉差距問題,長久的負面影響,可能使外來新經濟產業在政策忽視與乏人問津的情態之下,缺乏監督,而對當地居民生活脈動與自然景觀帶來嚴重衝擊,值得省思。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