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滬尾文史工作室 游晴媚  許鈴香  紀榮達  89.12.15

大地浩劫

       83.4.11.國建六年計畫「淡海新市鎮工程」破土興工¸內政部長吳伯雄表示:「在大型工程的動土典禮中¸首次沒看到白布條¸是他最欣慰的一件事」(引起一陣笑聲)¸…營建署的十餘台重型機械¸隨即展開整地作業…。

        由於缺乏確實的環評調查¸新市鎮的人文史蹟和生態環境悉數被夷為平地¸幸存的「公司田橋殘址」也即將消失¸目前急待國家、社會的關注和搶救。

公司田溪

        35萬年前;大屯火山群最後一次的噴發活動;形成了面天山、烘爐山等山丘;火山溶岩、碎屑岩風化後;形成了北海岸的紅土台地;經由雨水浸流的衝刷切割;造成許多放射狀溪谷;在淡水公司田溪的兩岸河谷;即發現多處火山碎屑岩露頭;居民以為是咾古石;按其形狀神似癩蛤蟆;名為蟾蜍窟。

        這些溪谷間的火山地形正是新市鎮最寶貴的資源¸與該溪特有之國姓螺、毛蟹、翠鳥的生態廊帶¸都可豐富當地居民的環境品質和學校的室外教學。

        惟¸營建署卻以整治野溪為由¸即將湮滅公司田溪已經存在35萬年歷史的火山地質和該溪珍貴的生態寶藏。

金色淡水

        83.5.15.金色淡水鎮刊第15期¸總編輯張建隆¸發現新市鎮開發計畫¸居然沒有隻字片語提及史蹟保存¸因此率先為文呼籲亡羊補牢¸搶救「公司田溪和公司田」¸該文並經自由時報陳長意呼應報導¸可是營建署依舊施工如故¸鎮刊所載:「以免成為歷史的罪人¸讓後人抱憾不已」竟一語成讖¸新市鎮的史蹟和綠地¸目前已經成為黃土荒埔。

史前文化

        公司田溪兩岸¸在五千年前就已經有史前人類居住¸85.9.中研院研究員劉益昌¸依據劉鵠雄先生的地表調查¸在新市鎮鴨母堀進行考古試掘¸發現了大坌坑文化的繩紋陶和石錛、石鎚。

        營建署雖然將部份鴨母堀遺址保留¸惟¸崁頂、濫尾埔、田螺穴以及尚未出土的遺址¸均遭推土機推平掩埋¸使得研究史前人類與公司田關係的素材和憑證全遭破壞。

(圖一)公司田橋碑, 該碑幸有張元吉先生的祖父張致

 (圖二)公司田橋碑拓文, 同治元年立, 有林本源、陳
先生保護, 始存留至今             悅記、黃龍安等業主的出資建橋記錄. 

 (資料來源:圖說淡水四百年  蘇文魁著)

公司橋碑

        84.1.14.營建署陸續拆除新市鎮內崁頂里的民宅¸張元吉先生恐怕其祖父張致¸所保存的一方「公司田橋碑」會遭到破壞¸緊急通知蘇文魁¸幸經莊清山協力搶救¸始將石碑暫存長老教會停車場¸後豎立於育英國小校園內。

        蘇文魁認為¸石碑記載捐錢建橋者¸包括大龍峒陳悅記、板橋林本源和艋舺黃龍安¸顯見淡北城鄉往來密切¸公司田橋為北台交通要道。並呼籲施工單位妥善處理¸避免淡水成為一個「沒有記憶的地方」。

荷西古道

        1628年西班牙人佔領淡水¸築基隆淡水間通道¸台北縣誌記¸該道為北台最早之古道¸中研院翁佳音研究員¸考釋公司田溪畔的林子社¸稱該村周圍有肥沃的耕地¸為地方的首¸盛產良米¸並能運到基隆供食¸1654年的荷蘭古地圖¸在林子社旁¸即清楚標繪田園¸蘭資料也反映林子人懂得燒磚¸當時公司田橋是否已經存在¸與原住民荷蘭人的生業以及交通運輸的關係為何¸都尚待學界研究¸並保存原址供專家考証

(圖三)公司田橋是古代軍情、糧運的交通孔道,

(圖四)公司田溪, 淡水鎮最長的河流. 淡水

南大廈即淡水水碓子、新春街一帶, 昔稱米粉寮.

       第三號橋, 橋下可發現古公司田橋殘址.

搶救古蹟

        公司橋碑出土後¸滬尾文史工作室發覺事態嚴重¸緊急邀請鎮民代表鎮鄭楊淑玲現場會勘¸發現附近尚存毀棄之巨石橋板三方¸橋北並有清軍墳場和清營殘址¸於是¸由滬尾副社長吳春和具名¸於向鎮公所請願¸要求急件進行古蹟調查和保護¸當時檢送的附件包括碑記、橋板、石母的相片、空照圖和同治淡水廳誌的記載¸由鎮長陳俊哲親自接受並掛號¸正式進入體制內的搶救程序。

嘉慶柴橋

        清初淡北開譬甚早¸康、雍、乾三朝¸已有張、呂二姓墾殖埤島和崁頂¸惟¸有關淡水古橋的最早記錄¸則是同治10年的淡水廳誌: 公司田橋¸原係柴橋¸嘉慶17 (1812 )年業戶何錦堂等修換¸同治二年改造。

        既是修換¸則其創建的年代當然早於1812年¸當時出資的大地主何錦堂¸其名字的出¸即修正了一般均認為淡水為泉人墾闢的史觀¸是實上¸彰州人不但在淡北造橋¸也在港邊蓋廟¸根據李乾郎老師的研究¸淡水嘉慶元 (1796) 年建造的福佑宮¸即有霞彰南靖人參與三川和兩廊的建蓋 。何錦堂¸同時 (嘉慶元年 )也在八芝蘭 (士林) 捐建慈諴宮。

遍地烽火

        搶救公司田橋的請願宛若石沉大海¸而營建署的怪手甚至連海洋也不放過¸一項名為築堤造地的工程¸先後掩埋了公司田溪口的假港石滬珊瑚礁打石場和貝塚等史蹟

        這時¸新市鎮工區¸遍地哀鴻¸如同鋒火戰地¸古蹟生態無一倖免¸全遭推平掩埋¸雖有環保聯盟和立委結盟搶救¸還是眼睜睜的看著大地沉淪

        滬尾工作室要求營建署¸必須聘請張炎憲等教授作史蹟調查的提議¸中華顧問工程公司終於有了回應。87.1歷史史蹟調查評估出爐¸張教授直指公司田橋應原址復原¸並將建橋碑誌回歸橋畔矗立。惟¸施工單位確在公溪支流開挖¸以改道和部份涵管來整治公司田溪。

(圖五)暫存太子廟的石橋板, 長14尺. 合影者為

(圖六)公司田橋的石材, 來自公司田溪的雙溪口,

       義山里蔡明憲.       恐將因公司田溪的河川整治, 遭到圍埋掩蓋.

(圖七)邀請鎮民代表鎮鄭楊淑玲現場會勘¸

(圖八)清軍墳碑遭新市鎮工程刨挖殆盡.

現附近尚存毀棄之巨石橋板三方¸橋北並有

         清軍墳場和清營殘址¸

同治石橋

        道光元年(1821) 大風雨¸嘉慶柴橋被洪水沖走¸鄉人僅草歉之¸每遇豪雨¸橋板即逸流下游¸至晴始致原處¸辛酉 (1861) 夏颱風¸雨勢滂沱¸橋板漂流不知所往¸莊人於是議舉重造石橋¸由吳際青等董事邀集淡北豪戶出資建橋¸除了林恆茂、張德寶等富商外¸淡水祖師公翁濟美、龍山寺洪雨記、關渡媽祖宮黃興遠等寺廟以及北港塘的文館、滬尾課館均公襄盛舉¸比較林本源在樹林太平橋僅出銀六元¸而在淡水確捐款二十四元來看¸更可見公司田橋的規模及其重要性¸該橋的石橋板¸打鑿自下游雙溪口¸其石母遺跡尚存¸是公司田溪的珍貴史蹟¸石橋於同治元(1862)  年完工。

古蹟提報

        滬尾文史工作室分別於88.1.26及89.6.26兩度再次提報古蹟¸官方的態度由早期認定公司田橋殘跡凌散¸逐漸轉趨積極¸89.7.27.淡水鎮公所函文縣政府¸指公司田橋劃入新市鎮開發工程內¸情況緊急¸請文化局速件會勘處理¸89.11.20.縣府邀請趙工杜等16位古蹟審查委員現場會勘公司田橋¸89.12.20預計召開審查會。

        將來公司田橋是否會留給後代子孫¸或變成水泥堤岸¸端看政府的智慧和史蹟委員對台灣土地的關切。

        編者按  : (89..12.20 北縣文化局辦理淡水鎮「公司田橋」殘蹟古蹟指定評鑑會議通過決議,結論為: 淡水鎮淡海新市鎮開發區公司田溪三號橋附近上下游溪岸列為古蹟;並將育英國小建橋碑及橋身石塊石條移回原址,並由文化局邀請古蹟評鑑委員及相關單位共同現地會勘確定位置後,將石碑及石條(塊)遷回該地點後,由縣府公告指定為古蹟。) 由於事務仍進行中,本文爾後待補後續發展情形……

滬尾文史工作室  游晴媚 許鈴香 紀榮達 89.12.15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