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橋

滬尾文史工作室    老樵          

        淡水的新民街往港仔平方向,在賣菜崎附近分叉為新舊兩條路,左側的新路

原本為是淡水高爾夫球場一部份,經縣府收回後闢建的,地勢較高,可以俯瞰整

個淡海新市鎮一覽無遺。

 
        在這條新路上離賣菜崎不遠處路旁,可以看見有一座橋懸於山坳處,這便是
高爾夫橋,由於不在路旁故目前已棄置不用,但這座橋在新路未開之前,原為高
爾夫球場的一部份,跨於兩座丘陵之間,橋下山坳處並無溪流,只是用來連接打
球場地的一座橋樑。橋下倒是有二次大戰期間,為躲避盟軍轟炸所開闢的防空壕
洞,供附近居民躲避。山坳處竹林、香蕉樹、野芋、黃槿叢生,從前是牧童放牧
牛隻的好地方。
      淡水高爾夫球場其實是台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它位於淡水河口的一處山丘
八臺山上,此處一般人稱為球埔。它自一九一九年創立迄今已有八十多年,在此
球場曾經蘊育出許多國際有名的球師,屢次在國際性比賽獲勝,為國爭光。
        一九一八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剛結束,日本統治臺灣第二十四年,臺灣副總督
由下村宏擔任。五月中旬某日,下村宏邀請石井祕書長,藤野懷務課長,臺灣銀
行總裁櫻井欽太郎等三人,在院子�試打高爾夫球。隔二日,原班人馬四名與另
一名剛好來臺灣出差的井上信赴台北陸軍操兵場,該練兵場野草茂盛,一片荒涼
。井上是高爾夫高手,他便指揮工人,以二小時半時間割草完成N字形球道,
三個空茶罐為球洞開始打球,可說是以最快速度完成的球道。 
    是年八月初,櫻井台銀總裁獲知滬尾砲台「北門鎖鑰」東邊有一塊前清操兵
場。於是前往查看,發現該操兵場裡,除若干兵舍、火藥庫、掩蔽堤(俗稱「城
岸」為梯形工墩,今日尚留殘缺遺跡在淡水球埔及沙崙地區若干處仍隱約可見)
等遺蹟外,一片空曠;而烏啾、紅嘴黑鵯、雲雀等各種穿梭飛越鳴聲悅耳。烏啾
的外貌如小型烏鴉,能驅逐猛禽,間接保護農家的家禽,是農民的益友。附近農
友們稱這塊操兵場為「烏啾埔」,滬尾砲台建好後改稱為「砲台埔」。該地乃是
兵家必爭之地,瞭望廣闊,淡水河口全在視野之內。櫻井返台北後向下村長官建
議將這塊地作為高爾夫球場地。而後不久向日本陸軍辦妥借用手續後,立刻雇數
十名工人開工整地。十月底完成六球道及一座歇息屋。翌年六月一日淡水球埔舉
行開幕典禮,中午由下村長官打開場球,台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就此正式成立。
    淡水球埔創立之當初,玩高爾夫人士除二、三名本地人士外皆來自台北。台
北車站至淡水球埔來回一趟車費一圓三角四分,相當於約一百公斤的白米可窺知
交通費高昂,非一般人所能負擔。
    日據時期尚無推土車之類工具可用,一切工程皆靠人工。清末所遺掩蔽堤一
時無法拆除;即利用地形以二個月時間速成六洞球道,是台灣高爾夫球場之始。
一九一九年台灣高爾夫俱樂部開始建設球埔,於一九二四年完成九洞球道。因財
力有限無法一氣呵成十八洞標準球道。一九二七年完成十一洞球道,一九二八年
完成十五洞球道,一九二九年終於完成十八洞球道,自創立起歷經十年歲月。
    太平洋戰爭後期,由於淡水球埔地勢險要,可扼守淡水河口及淡海,日軍工
兵隊駐防淡水球埔後,徵召當地工人,大挖坑洞以防美軍侵攻。尤其是十二至十
八洞球道破壞最甚,一片荒廢。放眼望去處處是阻礙戰車的大溝,深約三公尺,
更有無數單人用戰壕,球埔滿目創痍,面目全非。
    二次大戰結束次年元月,陳金獅先生由上海返鄉,不忍看見這個美麗的球場
荒廢。就夥同陳火順、謝萬益二位舊同事向鎮長杜麗水申請,從公所將這個當時
一般人認為廢地的球場接收過來。他們以自費雇用一批工人開始整理該球場,他
們也拿鋤頭或鐮刀參加整地工作。 
    同年初夏某日,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與高級參謀王成章二人抵淡水牛
津學堂視察夏令營時,瞭望淡水球埔的如茵蔚藍草地層巒起伏,加上新鮮的空氣
令人心曠神怡。夕陽時分,相偕散步抵球埔欣賞淡江的美景。他們詢問球埔負責
人陳金獅才獲知正在整修高爾夫球場、且極缺乏經費。於是在淡水球埔舊館二樓
設三桌酒席,邀請島內各地之愛好高爾夫人土參加討論募捐援助整修球埔。當場
由三十多名來賓募捐約舊臺幣三十萬圓。台籍名人林獻堂先生亦為其中之一。名
西畫家楊三郎先生捐贈若干幅油畫共襄盛舉。高雄望族陳啟川先生提供一部當時
為台灣獨一無二,具備引擎的刈草車支援。
    有了這些援助,淡水球埔整修工作順利地進展。是年九月十日終於修好位於
東南區的球道。至於西北區面海地區直到民國四十一年由美國駐華軍事顧問團派
推土車(當時台灣民間尚無推土車)填平丈餘深的「戰車壕」後才完成原來的十
八洞球道。
    一九七九年球場再計劃擴建,收購毗鄰土地闢為二十七洞球道,於一九八二
年竣工啟用,全長10.055碼,總面積六十三多公頃,被公認為世界五十個一流高
爾夫球場之一。
    這球場出身的高爾夫球師,許多都是世界知名的名將,如陳金獅、陳清水、
陳清波、謝永郁許勝三呂良煥謝敏男郭吉雄涂阿玉、呂西鈞等都是風
雲國際的高球界名人。
    「自1967年以來的這30幾年,我到過全世界各國打球,我還是覺得台灣高
夫俱樂部(淡水高爾夫球場)是全世界一流的好球場。」謝敏男如是說。
    「沒有陳金獅,就沒有台灣高爾夫俱樂部」。這位終其一生獻給台灣高爾夫
俱樂部的「獅仔伯」病逝於1992年,他的兒孫、媳婦涂阿玉,及所有受到指導
過的門生,翌年起每年都舉行紀念比賽,直到現在,場面依然十分隆重,陳金獅
為台灣高爾夫起源所奠下的根基,至今都受人懷念。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廿六日台灣高爾夫俱樂部慶祝成立七十週年慶,不久,一
九九一年台北縣長尤清向法院訴請全面收回台灣高爾夫俱樂部租用球場用地,直
至一九九五年,尤清因強制執行淡水鎮九號道路之闢建,因而造成球場新9洞被
道路用地切割,使得原廿七洞球場僅存十八洞。
    直至一九九九年四月台北縣長蘇貞昌與台灣高爾夫俱樂部會長謝忠弼達成

訟和解,才又繼續租約經營。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