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菜崎橋

滬尾文史工作室    老樵   

歷史篇

在淡水的新民街往淡海方向,有一處公車站牌名為「賣菜崎」;這名字乍聽之下很特別,令人想去一探究竟。

原來在這兒有一處很陡峭的斜坡古道,依著丘陵的邊緣直下到公司田溪旁,在這陡坡上有一百一十階的石階,石階是一塊塊方整的長76公分寬37公分的安山岩所疊成的步道,這便是「賣菜崎」了,在賣菜崎的一側是住家房舍,另一側則是美麗的綠竹林,為什麼叫做「賣菜崎」呢?根據此賣菜崎石階及旁邊竹林的地主﹝今年七十多歲﹞周錦瑞先生敘述,約在民國四十多年時,附近居民由於大半居住在公司田溪的對岸,當時對岸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稻田,來往溪的兩岸因為沒有橋,所以大家就搬來大石頭,踏著大石頭過溪,稱之為「石跳」,石頭若被大水沖走時,大家就再去找大石頭搬來填補,當時沒有路也沒有橋,大家要將自己種的菜擔到鎮上去賣時,需要走過一大段的田壟、涉過溪水、再爬上陡峭的山坡古道才會到達通往鎮上的路,因為去賣菜必經這兒,所以這一段陡坡就稱為「賣菜崎」。當時交通非常不便,基於共同的需要,於是附近廿、卅戶人家,有呂姓、林姓、李姓、蔡姓、黃姓、王姓及周姓等,大家自動將自己的田地捐獻出來作為道路用地,並且胼手胝足將道路和橋樑鋪設起來;男人負責鋪路造橋,女人家則輪流負責準備大家的午餐、送茶水、送點心,完全不計較地甘心付出;當馬路和橋完成時,大家要運送肥料或收成時的農作物就都方便了許多。後來大家並且還集資到大溪橋﹝淡水境內﹞附近買回來石階板,雖然賣菜崎古道很陡,但同心協力整理成一段較直的石階路以後,大家行經此處就較為方便,這就是今日我們所看到的「賣菜崎」石階及其當初賣菜崎橋周圍道路的形成經過。我們緬懷先人開疆拓土與大自然搏鬥的刻苦耐勞,以及不計私利造福鄉梓的奉獻精神,對此殘存的古道實有必要加以維護,讓後人都能從一塊塊石頭見證先民的拓荒史,進而產生愛護鄉土的情感。

    在賣菜崎橋上游不遠處溪邊,有一處高聳石壁,約有三、四層樓高,當地人稱之為「麻葉﹝老鷹﹞崁」,從前石壁上本來有一棵樹莓(即楊梅)結實累累,相當誘人,從前物質生活普遍都不富裕,小孩子在此放牛吃草,能採得一些樹莓當零嘴或帶些回家當早餐配菜也就是非常好的享受了,但因怕人採摘跌落深谷,於是當地人就將它鋸除,以免發生意外。

    在老鷹崁石壁下方有一處壩頭,是公司田溪的灌溉水圳取水口,由此處分出的水圳系統,灌溉著整個下游的大庄埔以及港仔坪的稻田,可以說是相當重要的壩頭所在,而「巡水」、「做水」是種田人很重要的一件工作,所謂「巡水」就是輪到使用水圳的水時,就循著水路一直巡去,看是否別人該關閉的閘口是否確實關上,水才不致被偷用,水圳裡的石頭、雜草去除,水流才會強勁。而「做水」則是將自己的閘口雜草、泥土去除以期進入自己田裡的水能多一些,還要巡視田埂四周泥土是否有漏洞,如有則要趕緊防堵,以免水源進來後又從漏洞流到鄰家的田裡。在農業社會裡,灌溉水的多寡關係著一季稻穀的收穫豐盛與否,也影響一家人半年的生計,所以水圳和農家的關係可以說是息息相關。 

 文化篇

 在賣菜崎頂的新民街路旁,矗立著一棟褐色巍峨的仿哥德式建築,此為真耶穌教會的教堂,非常有建築特色,這是一棟地下二樓地上五樓的建築;地下室為停車場及餐廳、幼稚班教室,一至四樓為副堂、教室辦公室、學生中心、圖書館,五樓則為主會堂。真耶穌教會在淡水的創立經過,是原屬屏東教會的郭榮真執事,其女嫁到淡水,常來探望,而帶領其受洗。而漸漸受洗的人多了起來,逐漸有了家庭聚會、淡水祈禱所、查經班聚會、兒童聚會等。在民國62年在英專路28巷成立了「淡水教會」,是二樓的公寓式會堂,後來信徒人數快速增加,原會堂不敷使用,分別於75年和81年購得兩筆共200餘坪的土地,並於837月動工興建新會堂,興建總經費約一億餘元,至873月總共歷時三年半興建完成,整個教會才移至新會堂聚會。

在真耶穌教會教堂前,新民街在此分叉為二條路,高低落差數公尺,下面一條為舊路,延著山腳從賣菜崎經大庄到港仔平,後來,縣政府將淡水高爾夫球場一部份土地收回,在原高爾夫球場外緣闢建較寬且地勢較高的的新路,新路在天生社區附近和舊路會合,目前由於淡海新市鎮的動工,將舊路封閉,所以無論往沙崙或港仔平則只能取道新路。

    周錦瑞先生的先人原世居八里龍形一帶,在觀音山麓種植大片綠竹,遷居到淡水後,在賣菜崎一帶河濱坡地仍種植許多竹林,石階古道依傍美麗的竹林相映成趣,橋旁則是附近人家利用河床圍出的菜圃,種植一些當令蔬菜如空心菜、A菜等,而賣菜崎橋對岸則是淡海新市鎮工程正進行整地工作,只見漫漫黃土。溪邊由於仍保留原公司田溪原貌,老樹、雜草等濱溪植物形成豐富生態,駐足留意甚至仍可見有夜鷺在此悠閒覓食及休憩,唯願新市鎮不要在此進行河川整治工程,期能流住這河川的自然生態和美麗景致。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