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溪橋

滬尾文史工作室    老樵

一、歷史篇

雙溪橋位於淡水坎頂里,由於位於公司田溪和它的支流北投溪匯流之處,所以稱此橋為雙溪橋。

在雙溪橋附近有一座正興宮,正興宮祀奉的是八仙裡的呂洞賓,尊稱為呂恩主,每年農曆四月十四日呂恩主生日時,附近居民會恭迎呂恩主神轎繞境,舞獅、鞭炮、花車及陣頭,熱鬧非常。

據今年九十一歲的廟祝呂赤桐先生敘述,呂姓家族原為福建泉州府下崎保大安鄉人,開基來台時原在南部,遷至三芝土地公埔附近,原為種茶人家,遇經濟蕭條,忽體認種茶不如種稻,因為再不景氣,稻米賣不出去也還能讓家人溫飽,所以改種稻米。在來台第五代時,舉家遷至現在正興宮所在位置,當時呂赤桐先生的祖父只有七歲,呂氏家族的祖厝原是草屋,後來人丁興旺,陸續遷出在附近成家,原祖厝改建為廟,祀奉保祐家族的呂恩主。呂家本大都為辛勤的佃農,在台灣光復後政府實施耕者有其田時,則有了屬於自己的土地,後來漸漸發展成為地方上的望族,如高爾夫球名將呂良煥、呂西鈞,縣議員呂子昌,國大代表呂鈞鴻等都是呂家成員,而地方上的許多重要企業也都有呂家的投資經營,如淡水客運、紅樹林有線電視、名人高爾夫球場、淡水信用合作社、大業中興巴士、淡水聯購物中心等等,可說是淡水相當舉足輕重的家族。

根據劉益昌教授所編著的台灣地區考古遺址資料表中所記載,在雙溪橋附近曾發現有兩處史前遺址;其中一處稱為「正興宮遺址」位於正興宮背後的台地面上,屬於訊塘埔系統,在地表下約十至廿公分左右,道路切過及台地下緣處,露出紅色土壤上部稀疏嵌有陶片堆積,出土文物有泥質陶片及粗砂褐色陶。另一處稱為「鴨母崛」遺址則是在雙溪橋東北邊第二公墓背後,位於淡水客運鴨母崛站牌西側相思林一帶(因淡海新市鎮開挖,相思林已不存在) ,此處遺址屬大坌坑文化,出土文物有大坌坑式凹弦紋及脊狀口緣陶片,可惜的是淡海新市鎮的開發,將新市鎮範圍內的所有房舍、樹林、菜圃、公墓等全部夷為平地,目前遺址狀況不明。

 二、文化篇

        公司田溪主流發源於大屯山下,流經楓樹湖、大溪橋、泉州厝、下水尾仔、埤島、風空口、公司田橋與重要支流北投仔溪在此處崁腳會合,所以此處地名稱為雙溪仔口,在溪的南岸到正興宮這一片土地為農業區,是世居於此的呂家所耕作,目前土地大半已休耕,但辛勤的農家子弟仍在一大片的土地上種菜,放眼望去可看見有花生、地瓜、空心菜、竽、山藥、綠竹、皎白筍、絲瓜、苦瓜、瓠瓜等等農作物。由於此處從前種植水稻,所以北投仔溪的水圳流經此處,現在仍引用水圳來灌溉農作物。

        在雙溪橋尚未搭建之前,從前這兒附近的公司田溪都沒有橋,附近居民在溪邊放牛、洗衣服、採草藥、採溪螺、採綠竹筍等,若需要到對岸時,就要下水涉溪或者踏著溪裡的大石頭而過,這些大石頭稱為「石跳」,遇到大颱風或洪水沖刷,石跳被沖走時,大家就會胼手胝足再去搬來一些大石頭,以方便大家渡溪往來兩岸。

在橋的東北方向公司田溪和北投仔溪之間直到近淡金公路處,這一大片原為淡水第二公墓,葬著淡北三四百年來開墾山林的祖先們的墳墓,此處許多墓碑刻記年代有嘉慶、道光等年間,所以可見先人從唐山到淡水來開墾的年代相當早。這兒也是中法戰爭前後保衛淡水的清朝湘勇,客死異鄉的葬身處。滬尾文史工作室紀榮達先生在這兒曾發現幾座清軍湘勇的墓碑。但因淡海新市鎮的開發,所以徵收拆遷此公墓,許多人將祖先遷至附近納骨塔或遷葬它處,而墓碑則留在原地,後來隨著怪手開挖的腳步,這些記錄著歲月的墓碑隨著廢棄的土方就不知流落何處了。

在橋邊往下游走不遠處,有一塊非常大的巨石,附近人們稱為「豬母石」,因石頭本身只有一半,而石頭上方有一整排人工開鑿的痕跡,同治元年,公司田橋換修時,所使用之長條石板據說係採自此石母,後來公司田橋遇大洪水沖壞,目前有二塊橋板保存於公司田橋附近呂姓村民庭院中,另有一橋板暫存於淡海新市鎮示範社區旁的太子廟前,這些都是公司田溪的珍貴史蹟,已於民國8912月間由古蹟評鑑委員評定為古蹟,期待新市鎮完工後將石碑及石條()遷回原址並公告指定為古蹟。

        經過石母再往下游,有一處溪流小轉折處,溪水較深易造成漩渦,涉溪較為危險,當地人稱此處為蟾蜍崛,是因為這兒有一大石頭狀似蟾蜍,所以稱之為蟾蜍石,而蟾蜍石本有一大一小,是母蟾蜍與蟾蜍子,但因民國89年的1031日象神颱風帶來豪雨,降雨量之大是本地百年來罕見的洪水,水位高漲溢過雙溪橋橋面,沖刷河床,湍急的水流沖走了蟾蜍子,只留下蟾蜍母孤單的望著溪水向下由奔流去。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