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心子橋

滬尾文史工作室  陳建仲   

歷史篇

田心子橋的歷史變遷

2000年淡水鎮都市計畫街道圖顯示,未來這裡的新市鎮區劃逐步完成之後,將從田心子此處開通「淡新路」,並修築擴建行經田心子橋的這段產業道路為「商工二路」。因此,目前這座田心子橋,預料不久將來,也會成為淡水人回憶的歷史照片之一。這次的調查工作,算是對它三十幾年來的承受與辛勞,以一種近乎告別式的心情,記錄一切,感謝它的貢獻。

田心子橋位於淡水鎮北投里北投子79號前,橋長約六公尺,面寬約四公尺,橋頭立柱的完工日期為民國五十六年一月建,也是一座鋼筋混凝土橋。橋底下流通的溪水為水碓子圳,是附近菜田與果園唯一的灌溉水道。由照片可以看出,水碓子圳嚴格說起來應是一條水溝,所以即使涉水而過,也不會太難。民國五十六年,現今田心子橋未建造前,水中唯有石板與溪石組成的便橋,居民就是幾乎以涉水而過的方式往來通行。光復後,道路更新擴建工程逐年進行,田心子地區也無法拒絕現代化的腳步,遂在民國五十六年時,完成田心子橋今貌。或許是因為水碓子圳流量較小之故,歷年來不論風災大水,皆未對其有所損毀。

田心子橋旁有淡水林姓宗親會與濟靈宮。濟靈宮主要祀奉濟公活佛,傳言神性靈驗。濟公活佛原名為李修緣,秉性善良,少時受佛道文化薰陶。父母亡後,先後於國清寺、靈隱寺等拜師學佛,法號「道濟」。圓寂後,人們感其善行普渡眾生,將其神格化祀奉,自古以來均稱其為「濟公活佛」。濟靈宮前面的小廟埕,常有老人們在此閒話家常,一副悠閒景象。附近菜田耕作則充滿農家田園之樂。

文化篇

燕樓宗廟

李氏開台祖李鼎成,生於清康雍年間,是福建泉州府同安縣馬巷十一都李厝鄉人。乾隆十六年,帶著父親李榮道神位與妻子林耀娘渡海來台,登陸今日關渡,過著行醫躬耕的生活。乾隆二十一年時,又帶著在台出生的兒子李臣春與李臣連,一家老小移居至滬尾竿蓁林,開始農耕生活,為日後李氏一族在淡水的傳奇故事寫下序言。乾隆五十二年、五十五年,林耀娘與李鼎成先後仙逝,葬於今日淡水第一公墓(古稱營盤埔蜂巢穴)。五十七年,二世李臣春遷移至北投子一帶,並生四子,太平、長生、江中、山石,稱為四大房。從此子孫繁衍,並逐步擴散分居至忠寮、林仔街等地,淡水人遂以忠寮李或燕樓李稱呼之。

燕樓宗廟,位於淡水鎮北投里北投子98號,古名「仙家山麓」,原本為燕樓李氏開台祖第二世李臣春故居。清乾隆57年,屋厝初建時為草廬。清朝中葉時,歷經三次分類械鬥,並且三度被焚。「燕樓」,乃李氏宗族之堂號,燕樓,是指李氏在中國燕京東角樓中原祖里而言。大約宋元之際時,其先祖李火德入閩越,經八代繁衍,後遷居至泉州同安,因此以「燕樓」做其堂號。

光緒元年,李鼎成四子,渡台二世李山石(道光年間捐資為國子監生),始改建祖厝為燕尾脊宗廟,並由李山石的三子,忠寮首位武秀才李火炎(1832-1878)守住祖廟,以防侵犯。日治昭和十二年,李協勝公記管理人李磬鐘等,將宗廟改建成琉璃瓦與三川脊之今貌。

燕樓宗廟也是清代時期,台灣鄉民分類械鬥的見證。從嘉慶到咸豐年間,燕樓宗廟歷經三次焚燬重建。嘉慶十四年,「漳泉械鬥」,漳州人會同海盜焚燬燕樓仙家草廬。道光二十一年,「頂下郊拼」,三邑人再焚燕樓祖厝。咸豐元年,四房兄弟修復祖厝,但咸豐三年的「七縣反」,祖厝第三度被焚。咸豐十年以後,忠寮李氏宗族人材輩出,多達十人分中文武科榜,未再受三邑人侵犯。不過,光緒十六年間,因武秀才李火炎與其二、三、四子皆相繼去世,只剩下長子喜祿與婦孺留守祖厝,不料北山土匪竟擄長子喜祿為人質,傷其體膚,此事最後乃以銀兩告終。

自始,燕樓宗廟的命途即多舛不平,除了早期因械鬥火焚之災外,近年來亦屢遭不肖商盜之竊害。民國七十七年初,宗廟內之祖龕雕刻牌面與武魁匾等物遭竊,其後乃請雕刻師傅按原圖複製。民國八十三年十月,矩形鐵鑄香爐亦遭人盜取,只得改放銅爐為用。不料,宵小猖獗,今年初,與文大建築系李乾朗教授前往測繪時,發現步口獅座豎材仙翁也被盜取。心中油然而生,感慨世道之不彰,竊盜之風不可抑止。

此外,李乾朗教授曾拜訪匠師廖石成先生(紅鰻師),得知昭和初期,許丙曾由龍泵間聘請匠師來淡水建造清水祖師廟。忠寮李的頭人很看中紅鰻師的匠藝,於是亦延聘同一批匠師前來建造燕樓宗廟。如今,淡水清水祖師廟早已改建甚多,不復往年之美,珍貴的交趾陶也被棄置重換。惟有燕樓宗廟仍保有多位匠師精湛的工藝作品,堪為淡水,甚或這片土地上珍貴的文化資產。一旦我們持續視若無睹,任憑宵小光顧,對淡水人與文化人而言,將會是一樁無法挽回的遺憾。

        文化篇節錄並改寫自2000年淡水鎮刊文化淡水6466期紀榮達撰寫之燕樓宗廟(一)(二)

四周地景變化

閩南風格氣息的民居,形成了本區人文景觀之豐富,也為空間上的地景變化,增添幾許活潑生氣。早期傳統建築物模仿福建泉州民房之形態,建築材料以本區所產之觀音山石與土磚佔大部份,而以來自福建之衫木與紅磚為輔,充分表現中國人就地取材,對自然物做充分利用的個性。但因受自然環境影響,建築多依山坡地而建,而與平原地區的民居,建築走向往前後發展不同,受限較多,故其面積稍小。等到子孫繁衍眾多時,則以正廳為中心,廣建護龍,向兩側發展。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