銓通橋

滬尾文史工作室  陳建仲   

歷史篇:

銓通橋歷史變遷與造型

銓通橋所在之處,位於淡水鎮行政區域的偏西邊,算起來是比較靠近三芝鄉範圍的邊際,地理上整體而言,可以說是親近地座落大屯山系的腳底下。由此環顧四周,原本別處可輕易看到的海天一色美景,在這裡,海面上的粼粼波光則已不復見於地平線之上,惟有周遭清澈如鏡的片片水田,不時在光影投射下,映照出一幅幅滿是新綠的寫意畫。此刻的銓通橋,不過是這幅畫裡的一抹顏色,恰如其分地靜臥在畫中應有的位置。

銓通橋可以說是一座「兄弟橋」,或者「姐妹橋」,因為早年所使用的舊式小橋,如今不但仍然保留著,而且不因新橋的建造,取代了它原本兼負的任務,唯一改變的,只是往來人數明顯變少了而已。銓通新橋,是一座新式鋼筋混凝土橋,位處淡水鎮忠寮里竹圍子三號左側不遠,於民國七十三年十月十日建造完成,恰巧與國慶日一同誕生,說起來,它也是國慶寶寶之一,不知是巧合或有心的安排?   

從當地居民探訪得知,早在日據時代,銓通橋這一地區還未有新式道路的開闢,居民出門大多走田間阡陌。況且,那時候機動車輛極少,對於鄉里村民而言,「道路」其實是不需要的公共設施。因此,這裡也就沒有什麼堅固的橋樑設施了。道路未拓寬之前,只有一板木橋橫於小溪之上,約兩尺寬,橋長大約等長於溪寬,居民得先順著斜坡下去過橋,然後再行上坡,附近道路也是只有農田小路而已。後來是因為溪流水量漸大,小木板橋不堪負荷,才建了一座簡單的水泥橋,接續通行,即「銓通舊橋」。如今,新橋已抬高數公尺與柏油路面齊平並有小段駁崁,由地圖上看,銓通橋橫跨公司田溪的上游溪段,但也許是因公司田溪流經忠寮里的緣故,里民大多將這條溪水以「忠寮溪」稱呼。記得在做上水尾橋的調查時,前去邀訪的居民王再福先生也曾以忠寮溪稱之,實際上查證後,發現淡水並沒有所謂忠寮溪的存在,看來應是當地人不斷誤傳的結果。銓通新橋經測量後,長約二十公尺,因橋身較長之故,中間設有橋墩一座,橋墩略比橋身來得寬些,形成一種奇特現象,甚為有趣。兩側護欄的設計與他橋相比具有不同之處,一般說來,橋頭立柱大多會採方正的矩形造型,平淡無奇。而此橋卻刻意於平凡中力求變化,使原本橋柱正立面偏移了一個角度,造成橋頭柱呈現出幾何菱形平面的設計感,在這些橋樑案例中算是首例。

田野調查之初,只見二十公尺長的銓通新橋,至於舊橋存在與否,是由竹圍子二號陳姓人家閒聊之中得知的,他說銓通新橋未建造前,居民都走旁邊小橋,實地勘察後,發現確有一橋,約在銓通新橋二十公尺上游處,泉州厝24-2號民宅前。橋長十六公尺,面寬約一公尺,簡易鋼筋水泥橋,有一橋墩。護欄是兩排鐵製圓管,已生�斑駁,部分略為毀壞。行走橋上其間,有隨時掉落之感。今年十月,經象神颱風大雨沖刷後 中間橋墩底部露出 可見橋墩前留有一塊天然尖形岩石,應做為削弱溪水對橋墩的沖擊破壞,具有保護橋樑的作用。

首次前往調查時,已是十月入秋之初,橋底下溪水流量不多,一方面也是公司田溪此段的規模較小之故。兩邊溪岸樹木繁茂,溪面多被其濃蔭遮掩,忽隱若現。之前象神威力著實驚人,近日再度前往,卻發現溪中景觀已截然不同,原本綠意茂盛之景,只剩溪邊樹木稀疏排列,岩塊裸露,部份道路路基也被掏空,幸好兩座橋樑並未遭受毀壞,依舊挺立。

文化篇:

人口興衰與生活情況

目前忠寮里人口約一千二百人左右,忠寮里地區相傳均為清康熙時,福建泉州移民何姓人士所開闢,鄰近泉州厝與大埤頭。泉州厝,顧名思義,開墾之初,此地多為泉州人士開闢居住,故因以為名。至於大埤頭,由於農事拓墾需要大量而持續不斷的水源供給,所以必要修築許多的灌溉工事,而此區域開闢之時,曾建大埤於此,以利灌溉之需,故名。

地景變化與產業開發

            此地民居建築亦頗具特色,以往我們在田野調查過程中,看到的傳統民居,其建材大都是以紅磚、土角磚為主,或伴以觀音山石與安山岩為輔。紅色屋牆的外觀正與四面山色的綠意環繞,視覺上構成對比,很具美感。不過,此區附近的建築,並不以紅磚等建材為主,反而主要是使用安山岩與觀音山石來建造居所。觀音山石深幽的色澤,令已具有百年歷史的古厝,看起來不但沉穩堅固,更為古厝其質樸的氣息,憑添了幾許歲月之美。銓通橋旁便有著這麼兩座民居,一為竹圍子三號,周姓人家居住,三合院包含兩重護龍形式,歷史超過百年,仍保存完整,破壞較少。其屋體正以觀音山石構造,屋頂覆紅屋瓦。值得注意的是其牆構造內外組成各異,外牆為堅硬的觀音山石,室內壁則是土角磚構成。這種做法與紅毛城主堡牆體的「外石內磚」構造類似,觀音山石構造的外牆,堅固耐用,具遮風避雨之效;土角磚構成的室內壁,保溫作用較佳,使用方便。另外,這種雙重構造對於建屋費用也較節省,對經濟生活並不寬裕的時代而言,貢獻頗大。第二座民居為竹圍子二號,同樣以觀音山石築屋,三合院形式但僅有左右各一重護龍,很可惜的右護龍已不存在,另改建成新式透天厝,左邊護龍狀態稍好。整體看來,新舊夾立,十分突兀,不免為此百年古厝淪落至此,感到惋惜。兩座傳統民居前皆留空地,並築有一道小護牆,由卵石堆砌構成以做為區隔。屋前方空地,從形狀看來,似乎也有一般半月池的做法。

上一頁